SIS

【轰出】树下三厘米的光

久违了

emmmmmm

对了,双向暗恋。

         还有,HE,有保证    

崩皮归我。

话真多。   :)


正文↓


      最近的天气开始转凉,飒爽的风卷起落叶向路边的清流卷去,引得河面触起层层波澜,灰黑的游鱼似是被惊扰,探出头来寻了寻。

      绿谷出久瘫坐在岸边的木椅上,无神的望着天上的飘渺的云。

      今天是9月25日,昨天是月见。

      雄英高中英雄科A班的大家在毕业多年后相聚,包括轰焦冻。

      绿谷出久,一直喜欢的轰焦冻。



       9月23日,绿谷出久结束英雄活动回到家中,当年的班长饭田天哉便发来了讯息:“绿谷君,A班的同学好久没见了,恰好明天是月见,我们大家一起聚聚吧?”

      绿谷出久摩挲了一会儿手机屏幕,敲打了几个字,又删除。他知道自己想问轰君在不在,又觉得很突兀,他们也仅仅只是同学关系而已。

    “好啊。”

     他回复到。


     绿谷出久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喜欢上轰焦冻的。

     反正意识到的时候,就觉得很喜欢了。

     但是,他不敢说出口。


      9月24日,阴历八月十五,俗称“十五夜”。

      绿谷出久站在订好的居酒屋外,有点不自然的扯了扯连帽衫的带子。一想到,轰君可能就在里面,他总觉得有些不自然。怎么说呢,或许是类似近乡情怯了。

    “绿谷,你怎么还不进去?”熟悉的声音,似乎随着年龄的增长更成熟了些,绿谷出久不回头也知道,这是自己最想遇到又最怕遇到的人。

   绿谷出久在心底为自己打气:加油,deku!

    “轰君,好久不见啊!”绿谷鼓起一个灿烂的笑容回头,看向似乎长得更高的青年。仍旧是一半火红一般雪白的头发,似乎是刚刚洗过,还带着几分湿意,孔雀绿和黑曜石一样的眸子里尽是绿谷出久璨烂的笑容。

      绿谷出久的心,在那一刻,好像停下了。

      轰焦冻轻轻勾起嘴角,像是抱住了绿谷出久一样,伸出手臂拉开了居酒屋的木门,里面的欢闹声涌入两人的耳中。

     “绿谷君,轰君你们来啦?就等你们了!”饭田天哉像是以前一样,规矩体贴的招呼着。

     “哇!绿谷!你们也太慢了吧!是不是在哪看到大美人挪不动眼睛了?”峰田实也还是那个矮小的个头,说话总带有几分色气。可是他如今都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了,绿谷和轰还是伴郎。

       不过绿谷在心里却也还是嘀咕了几句:的确看到美人了,轰君啊。

     “走吧。”轰焦冻在绿谷出久耳边说着,因为周边的吵杂,他离的很近,近的让绿谷出久可以感受到他的吐息。

     “是....是是!”绿谷出久有点僵硬,差一点同手同脚的走进去。

     “怎么了?是看见班里的大美人了么!绿谷?说,是丽日还是蛙吹?”峰田实嗖的一下凑了过来,毫不见外的拉着绿谷出久和轰焦冻向里走去。

        居酒屋并不大,似乎为了这场久违的聚会,桌子还重新摆放了一下。让彼此靠的更紧,不知道是有意无意,丽日御茶子就在绿谷出久的邻座——茶棕色头发的女孩,从高中开始,对绿谷出久就带有了曾经不明如今分晓的感情。她灵动的茶棕色眸子里含着的感情收敛而浓烈,时间的沉淀让她从曾经那个害羞的女孩变成一个懂得隐藏的姑娘。

     “绿谷君,好久不见啦。”丽日御茶子笑的依旧甜美,眼睛中全是对面人的身影。

     “丽日同学,好久不见啊,上次见面还是之前在涩谷的时候呢,算起来也有三四个月了。”绿谷出久半是回忆的说着。丽日御茶子是他高中时期交好的友人,彼此有相似的地方,甚至他是可以感知到的,来自丽日御茶子那份不同的情感,可他的已经交付给轰焦冻了,他无法回应。

     “绿谷君最近忙吗?”丽日御茶子伸手为绿谷出久倒了杯玉米茶,温热的水汽被绿谷出久吸进鼻腔,甜丝丝的,却又并不浓重。他透过水汽,看向了坐在另一侧靠后方的轰焦冻。

       轰焦冻恰好被的饭田天哉倒了杯清酒,脸上带有几分无奈的笑意。

     “还好吧,最近很和平哦。”绿谷出久的眼睛中也染上了几分暖意,说不清是为了什么。

     “绿谷君……有喜欢的人了吗?……是喜欢轰君的吧?”丽日御茶子带着几分认真的问着。

        如果是以前的绿谷出久或许会慌张不已,眼神躲闪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但是现在的他,或许是不想再逃避了,他在桌下握紧了拳头,抬头迎上丽日御茶子的目光,眼神中带有几丝不被自己察觉的眷恋:“是啊,喜欢的。”

      “这样啊。”说不出是松了口气还是什么的,丽日御茶子轻语。

      “啊……我还以为你会很惊讶。”绿谷出久喝了一口玉米茶掩饰自己的困窘。

      “与其说是惊讶,不如说是果然如此吧。……绿谷君一直都很关注轰君呢。我记得体育祭的时候,绿谷君还有对轰君助威来吧?而且,在我们都不知道的地方,绿谷君和轰君一直都很默契呢。”

      “这样吗?哈.哈。”绿谷出久揉了揉绿色的卷发,“但是……我并不知道这样是不是对的,喜欢这么多年了,好像成为了习惯吧。”

        绿谷出久的眼神向后飘转,看见轰焦冻被大家灌酒,不由勾起了嘴角。因为轰焦冻以前是个让人感觉很冷淡的人,直到熟悉了大家才了解他是个内心柔软很温和的人。久别重逢,大家就很想逗逗他。

        绿谷出久可以听见那边濑吕范太和上鸣电气的劝酒声和时不时传来的欢呼声。

      “绿谷!你怎么能在这里躲清闲?快起来啊,我们一起去喝酒啊!来啊!”不知道什么时候切岛锐儿郎凑了过来,一把拉起还在喝茶的绿谷出久向后方走去。

        绿谷出久措不及防的坐到轰焦冻的对面,木桌上是东倒西歪的酒杯酒瓶,从进来到现在也没多久时间,没想到喝了这么多啊。

        绿谷出久看向轰焦冻,雪白的脸上带上了微醺的红晕,双眸半合,竟带有几分妖异。

     “轰君,是有点醉了吗?”绿谷出久伸出手在轰焦冻面前晃了晃。

      “啊,还好吧,有一点晕。”轰焦冻迟了迟才说话。

      “呐!绿谷!我们来划拳吧?罚酒的!”峰田实举着好几瓶冰啤酒,身后还拖着醉醺醺抱着他腰的口田甲司。

      “峰田同学你喝醉了!唔……”绿谷出久的嘴里被猛的灌上一大口烈酒,咕咚咽下去,呛的他脸颊通红,“咳咳,好辣,切岛同学!”

       “嘿,感觉到男子汉的气概了吗!哈哈哈哈……”切岛锐儿郎又是猛灌几口烈酒,豪爽极了。

         轰焦冻半趴在桌子上,看着绿谷出久被几个人灌酒,脸通红的样子,偷偷的笑了。

     


         轰焦冻收到聚会的邀请时,心底里泛起了几分叫做“喜悦”的涟漪。他一开始并不知道这是为谁而起,直到在居酒屋门前见到绿谷出久时,心脏猛的跳动时,他,知道了。

         喜悦的名字,叫做绿谷出久。

         进屋的时候,绿谷出久被拉进的早一些,等轰焦冻进去时,绿谷出久身边已经没有了空座。他看见,绿谷出久身边是丽日御茶子,高中时就一直在绿谷出久身边的朋友。他们关系一直很好,高中职场体验的时候他们还常打电话。

         想到这个,轰焦冻就有点迟疑,他不知道,绿谷出久和丽日御茶子如今的关系如何,是不是已经要在一起的阶段,他迟迟明白的情愫是否还有机会表达出去。

         但就在他思索这个问题的时候,饭田天哉就给他倒上了清酒,同学们过于热情的敬酒,让他很快就败下阵来。轰焦冻其实并不是很会喝酒,他更喜欢喝茶,比如刚才丽日御茶子给绿谷出久倒的一样。

         啊,现在想到什么,都很容易想到绿谷出久啊。

         轰焦冻揉了揉额角,是喝的太多了吗?他总觉得头有点晕乎乎的,眼角向下飘去,摆放的酒杯有的歪倒在桌子上,小菜也是被吃得七七八八。离他最近的桌面很空,似乎容得下他趴下休息一下。

        这个时候,桌子对面的空座被拉开了,是措不及防被拉过来的绿谷出久啊。

         还是那头有些凌乱的绿色卷发,被切岛锐儿郎猛灌了烈酒,脸上也泛起了烧红,竟然有几分可爱。轰焦冻忍不住偷偷笑了,当然没让任何人发现。

       “轰君,要不要来杯玉米茶?可以解解酒晕。”这时候八百万百,从高中时就很体贴会关照人的女班长,在轰焦冻手边放下一杯温热的玉米茶,淡淡的玉米甜香,是用玉米梗煮出来的甜水泡出的茶。

         轰焦冻点点头:“谢谢你,八百万君。”

         入口,清甜。

       “没关系的,要不要去榻榻米那边吹吹风?清醒一下。”

       “不了,我在这边就好。”轰焦冻很想就这么待在绿谷出久旁边,不管彼此是否有言语。

         居酒屋的灯有的白亮如月,有的黄暖如阳,就那么错错杂杂的打在绿谷出久的脸上,添了好几许柔光,轰焦冻就这么趴在臂弯里,静静的看着。看着绿谷被大家一起套路,罚酒。绿谷出久多是笑意的脸,更是就这么映入了轰焦冻的心里。

        少年时期还有些圆润的脸如今已经有了棱角,嗓音也变得愈发成熟。听着绿谷出久的笑语,轰焦冻觉得眼睛有点沉重,啊,对了,为了参加这次聚会他特意把工作积攒在一起做了,应该说是身体已经困倦了。加上酒精的催化,眼皮忍不住开始打架了。说起来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他特意给自己留了几天空闲时间,现在一想,是为了绿谷出久吗?可是,又能做什么呢?

      “大家,我真的喝不下去啦!不要再灌我啦!”绿谷出久败下阵来,余光瞥到轰焦冻闭上的双眸,下意识的小声,“让我休息一会儿啊,各位。”

        恰好来得更晚的爆豪胜己吸引了大家的注意。

        脱离了包围圈的绿谷出久松了口气,靠近轰焦冻身边:“轰君?睡着了吗?”

       “ ……e……a”含糊不清的话语,断断续续的从臂弯下传出来。

         轰焦冻他好像听见了,绿谷出久对他的轻唤。他也觉得自己做出了回答,可是好像并没有说出来什么。

       “那……我带轰君去那边休息一下吧?”绿谷出久半抱着把轰焦冻带起来,缓缓走向无人的窗边坐下。半白半赤的头发柔软的垂下,遮住了微醺的睡颜。绿谷出久怕轰焦冻撞到墙壁上,便顺手把他的脑袋倚在自己的肩膀上,丝毫没有意识到这是个多么暧昧的动作。

         居酒屋外是老板特意种的秋菊,如今在这轮圆月下,摇曳的格外美丽。朔朔的风声,还带有几分虫声最后的啼鸣。莹黄、淡粉的颜色团团簇簇,安逸。

       “哎?轰君是睡着了吗?”路过的芦户三奈悄悄地问道。

          绿谷出久点点头,眼中透出几分暖意。

          芦户三奈似乎是发现了什么,窃窃地笑了两声:“嘻嘻,绿谷,你的眼神好温柔啊。”

        “是嘛。”绿谷出久侧了侧头,状似偶然的贴在轰焦冻的头上,墨绿与白红缠绕,似乎就想这么一直纠缠下去。

        “呀!不打扰你们了!我去那边啦!”芦户三奈指指爆豪胜己那边,“去灌酒!哈,早就不爽他的臭脾气了!拜拜!”

          绿谷出久时不时还能听见咔酱在那边的爆粗的声音。

          那边的热闹,真是显得这边格外宁静啊。

          如果时间可以就这么停下就好了。

          绿谷出久这么想。

          略微有点清醒的轰焦冻也是这么想。




         “出久~?该起床咯!你的那位朋友已经起来了哦!”出久妈妈敲了敲绿谷出久的屋门。

         “那位朋友……啊!我、我我这就起来!”绿谷出久的记忆回笼。

            居酒屋离绿谷的家很近,轰焦冻又是醉而不醒的样子,索性他就带轰焦冻一起回了绿谷家。

         “早上好,绿谷。”轰焦冻坐在绿谷家的餐桌边,对着刚出房门的绿谷出久打招呼。

         “早、早上好!”绿谷出久感觉到自己的心在砰砰跳动。

          一瞬间,竟然觉得这样互说早安的感觉真好,就像是一家子一样。

          彼此吃着出久妈妈做的日式早餐,时不时抬起头来看向对方,如果对视就表以微笑,哪怕并没有说话,也觉得默契十足。

          绿谷君和轰君一直都很默契呢!

        “啊,这样啊。”绿谷出久不由的晃神。

        “绿谷?那我就先告辞了,多谢款待,替我谢谢伯母。”轰焦冻打开大门,侧身看向刚才说着话就走神的绿谷出久,眼底尽是宠溺,不过两个人都没有发现。

        “啊好……等、等等,我送送你吧顺便去买瓶酱油。”绿谷出久迅速地套上鞋子出了家门。

         轰焦冻看见他这么急匆匆地动作,不由莞尔,这是怕自己跑掉吗?:)

         水泥小路两边种植着仍绽放的花,斑斓的色彩在阳光下显得分外娇嫩。日光在树叶摇曳中流下,滴落在地上,形成点点光斑,忽大忽小,忽远忽近。就在这一条,有他们行走的路上。

       “轰君,休息多长时间呢?”

       “最近几天都可以吧,之前有特意挤凑时间。”

       “这样啊。”

       “嗯。”

         

    

    ....to be continued

怎么说呢,我中秋写的。。。现在还没写完。= =

摸鱼……我真的不会拍照啊…拍出来的好丑…

【GL】余烬

咳咳…久违了,更新…
♦BE♦
♦第一人称♦
♦食用愉快♦


  “当你的心真的在痛,眼泪快要流下来的时候,那就赶快抬头看看这片曾经属于我们的天空,当天依旧是那么广阔,云依旧是那么潇洒,那就不应该哭,因为我的离开并没有带走你的世界。”
  女孩面带微笑,可她漂亮的瞳孔中却化不开的悲伤。
“这是我曾偶然听见的一句话,我觉得很美,很真实,后来我找了许久才知道是一部电影的台词,《看得见风景的房间》,可是现在我都不曾看了这个电影…”
  她手握着尖锐的三棱尖刀,刀刃反射的阳光刺进了我的眼,晃得我想哭,她慢慢向后退去。
  别再走了,后面是悬崖啊!我张大了嘴,却发不出一丝声音,只有呼哧呼哧的气声在嗓中徘徊。
  “你笑一下好不好?然后回头,回去你本应该去的地方,忘记这么一个糟糕极了的我”
  女孩极美,她身上盛开着一朵又一朵鲜红的娇花,滴滴朱红顺着她优美的腿部曲线,浸透了她曾经洁白的棉袜,打湿了这干枯的土地。
  而我只能摇头,我知道我颤抖的双手浸满了汗水,滑腻的感觉让我无所适从,我迫切的想去摆脱这种失力感。
   “乖一点好不好?我不想让你做噩梦。”
  她甜美又温柔的声音,好像又回到了她为我唱摇篮曲的小时候,我发不出声音,可她的话却和凌迟我的心有什么区别?看着我最爱的人一步步踏入黑暗之中吗?我怎么做得到?
   ——没比我大多少,却一直照顾我的养姐,我所爱的人。我的禁忌。
  “我爱你,爱你!爱到可以容忍你悄无声息的离开我,容忍你去另一个人的怀抱中取暖安笑,容忍你生下别人的孩子当别的小孩的妈妈,但我却不能容忍你从这个世界离去,我不容许你离开我,跨过一个阴阳的距离!”
   她看向我的眼神中充斥着复杂,她停下了脚步,只差一点点,她就永远离开我了。
   “我爱你,爱到可以不顾世俗的眼光,爱到不在意你的逃避与疯狂!”
   我的眼泪从泪腺中涌出,不是我掌控。
   我在控诉她,控诉她对我的抛弃。
  “如果你一定要走,请带上我!如果你跳下去,我一定随你一同下去。”
   我不想她死,我很自私,宁可让她痛苦的活,也不想她放弃一切去死。
   “别这样好吗?听我的话,你知道已经晚了。”
   她缓缓解开,披着单薄的大衣,露出了赤裸的曲线迷人的躯体,上面布满了紫色的勒痕,斑驳的红迹,带着几分迷离与凌乱。
   我知道发生了什么。
   我的心在痛。
  “你看!在我最渴望英雄的时候,没人来救我,我很失望,所以我只能自救…我杀人了…”
  她突然又向前走了几步,让我看得更加清晰,如同地狱里的阿修罗,带着几分寂刹。
  “不,没有死,你没有杀人!”
  我大声向她叫着,用音量上的高低告诉她,她做的都是假的,我渴盼着她相信。
  她并不高兴,只是更失望。
  她摇摇头。
  “可我很脏,更不能爱你。”
  我忍不住上前两步,却被她的眼神制止。
  “那些人渣会受到惩罚的!我不会让他们好过的!而且在我眼中,你一直都很美,很干净,我不会在意这些的!我们可以出国,你不是一直很想去曼哈顿吗?我们可以去那里,不会再有人去伤害你的!求求你!”
  “真好…”
  她重新继承衣服,遮挡住皮肤上的残破。
  “别再上前了,我知道你带着麻醉针,我也知道,如果我和你回去,我可以安全平稳,可是心都腐烂了,如何治愈的了呢?”
“我真的爱你,在乎你,想一直与你在一起呼吸同样的空气,可是我走了,你的世界一样还在,还会有新的人如我一样爱你,会比我更勇敢,更久的陪伴着你…”
  “我学医,我知道我捅进了哪里,那三个人怕早死头了,我是曾经的受害者,后来的施暴者,我失去了自由去爱的资格…”
“以后找一个温柔的男人爱你,你会穿上漂亮的婚纱,生上几个可爱的孩子,老了可以去盖一个小院,种种花养养鸟…”
她的声音越来越小,她丢掉手中的刀,哭了。
“我爱你,像你爱我一样爱你,所以我要你以后的平安美好!”
  她嘶哑的声音回荡在我耳边。
  我看见,她张开双臂,向着破笼的鸟,从此离我远去。

  “我爱你!”

后来:

  我疯了一样冲向她坠落的身影,却被姗姗来迟的父亲手下绑了回去。
  我试图用各种方式自杀去,都被拦了回去。
  直到我父亲打了我一巴掌,告诉我已经订了亲,让我趁早嫁出去,做我该做的事。

  我匆匆忙忙披上婚纱,打扮的光艳夺目,撑着假笑,伪装着一颗完好的心,如行尸走肉一般。
  等我生下第一个孩子,他们似乎都对我放心了,我的丈夫,父亲都相信我不再有轻生的念头。
 
  “老公!我们去登山吧,我想去告诉她,我过得很好”我抱着他胳膊撒娇,内心却对自己一阵作呕。
  “去看你那个不小心堕入悬崖的朋友嘛?”
  “嗯!”
他不知道我爱她吗?他怎么会不知道,只是每一个人都给我安上了平静的面具。

  今日的春风和煦,我把孩子交给他,然后趁他不察,冲向崖边,耳边是呼啸的风声,是泉水击打石壁泛起的回响,是白鸟振翅带起的几次惊鸣。
  我看见他的脸上带着惊恐,听着孩子呜呜的哭泣。
  “对不起”我动动嘴角,然后像她一样张开双臂,纵身跃下。

  “对不起,我来晚了,我爱你…”
  END

这篇故事不是很长,但是我却很喜欢。
其实这个故事源自之前写的一个梗。
有一种鸟,他一生都在风里。
生活睡觉都在风里,唯一一次落地,便是死亡的时候。
我听说那种鸟叫做雨燕。
后来我就想到,如果一个人像雨燕那样坠入悬崖,放弃一切的话会怎样?
后来我有了那个小段子。
再后来就这一篇短小的小说。

两个人是养姐妹的关系。
但也是爱人关系。
可是姐姐有一天被人强||暴了。
妹妹的家里人逼她去联姻。
姐姐没人救她,所以姐姐选择自救,把伤害过她的人,都去伤害了一遍。
可姐姐很难过,因为她觉得她没有办法给妹妹一个好的生活。
妹妹一直生活在父亲的枷锁里。
唯一的温暖就是从小一直陪伴她到大的养姐。
不知名的爱情在发酵。

嗯然后就是故事呀。

【凹凸世界乙女向】当你成为一个经纪人…

嗯,久违啦,这就是一个小片段吧,嗯,当你是一个经纪人的时候,那面对不同的人物,你会怎样呢?
老规矩,喜欢是你们的,ooc是我的。

【金】
你:今天要去xx台录制一档真人秀哦,嗯,模拟恋爱       系列的。
金:唉?那是要做模拟恋人吗?
你:对。
金:我可以选和谁做恋人吗?
你:嗯,应该不可以吧,这个应该是栏目组随机的。怎么金,你有什么想法吗?
金:我还想着,如果是你就是太好了。
你:我是经济人,怎么可能呢。
金:真遗憾,那下次我们在一起吧!
________【等等你说的是我理解的意思吗?】

【紫堂幻】
你:知道xx台那个模拟当老师的节目吗?
紫堂:嗯。
你:我帮你接下来了,明天去。
紫堂:需要和小孩子待在一起一天嘛?
你:对
紫堂:好紧张啊…我需要准备些什么吗?比如带些礼物给他们,像是玩偶,糖果什么的。
你:嗯,如果你想的话我可以带一些哦,不过我觉得像紫堂这么温柔的人,你笑一笑,他们就一定能接纳你了。
紫堂:谢谢。(脸红)
你:(被萌的一箭扎心)我说的都是实话。
节目录完后…
紫堂:要是我们以后的孩子也那么可爱就好了。(特别小声)
你:……什么…
紫堂:没。
________【我只想听你再说一遍而已!】

【雷狮】
你:我给你接了个节目…
雷狮:不去。
你:我还没说是什么呢!
雷狮:反正都是些无聊的东西。
你:你去,我答应你一件事!前提是不违背规则!
雷狮:(略带兴致的看着你)好啊。
你:嗯咳,那我跟你说一下啊,这次的节目呢,是一个…
雷狮:呵。
你:(不爽)我给你找了一个真人秀节目,大概是在原始森林里生活个几天。嗯,我跟你一起去,放心安全什么的一定有保障。
雷狮:哦。就当度蜜月了。
——————【热带雨林度什么蜜月】

【嘉德罗斯】
你:嘉德罗斯,我这有几个节目,你来看看!
嘉德罗斯:这点小事还得麻烦我?渣渣。
你:……这不是怕没有你喜欢的吗?
嘉德罗斯:既然知道我不喜欢,又何必给我。渣…
你:(打断)我知道了,我这就全退回去。(装可怜)
嘉德罗斯:拿过来!
你:来啦!(笑)
嘉德罗斯:别得意,渣渣
你:大人你说什么都对(*╹▽╹*)
——————【没有什么事卖萌解决不了的】

【格瑞】
你:格瑞!我接了一个节目给你!
格瑞:…
你:放心,不用说几句话的!
格瑞:………
你:录制时间也很短!
格瑞:…………
你:我也一直陪着你!
格瑞:好
————【录制节目全程告诉栏目组格瑞想了什么】

还有什么卡米尔啊,佩利啊,丹尼尔啊,还没有写,嗯,那就等下次吧。

最近其实有码文啦…
但还没有整理出来打到手机上。
写几个字证明我还活着!

【凹凸世界乙女向】雷x你_方死方生

写文不按套路的我,吐槽一下自己,就是雷你。
喜欢雷狮~嗷嗷嗷~
对了,第一人称~
人设是七创社的,好看你们的,ooc我的~
看文愉快【自己好话唠- (-"-;)"呃】

  有一个故事,一直很想讲给你听,总觉得现在不跟你讲,就再也没有勇气了。
  时间轴应该退到你离开雷王星之前。
  你是雷王星的三皇子,你的身上一直有着属于王族特有的傲慢冷酷,包括你紫槿花一样美丽的眼眸里,也都是冷漠的,甚至,我一度恐惧你。
  你可能对于以前的我并没有印象,毕竟我也不是一个十分出彩的人。只是你皇兄附属家族的一个小小的庶女而已,软弱无能,好几次差点死在你皇兄脚下。
  我的父亲没有什么出众的能力,但独有一张讨巧的嘴,十分得你皇兄喜欢。恰巧我母亲又有一张好脸,被我父亲喜欢,所以父亲热衷带我这么个不成体统的庶女出入晚宴,或许也是因为我有这么张好脸?
  你也知道,你皇兄对于庶出私生子的厌恶程度…所以,我成了他拿来取乐的玩物,还要像狗一样爬着,向他感恩对我的“垂怜”。
  当然,我没有让你为我可怜的想法,听我讲完之后的事吧。

  那还是,雷王新的一次招妃宴。没有任何一个皇子会喜欢一个肚子里有孩子的妃子降临。自然,那天我承受的怒火,让我伤的惨不忍睹,然后被丢进了偏僻的后殿自生自灭。
  没想到,那个后殿,是卡米尔所在的地方。
  也没想到,你救了我。
  无论是出于好意恶意,但至少在我最想死时你们给了我救赎,哪怕你也只是想找一条狗,帮你离开雷王星而已。
  于是,那个后殿,成了我每次被你皇兄“垂怜”都会来的地方,接受你暗地里对我的训练。哪怕,比你皇兄在我身上加之的痛更痛,但我却觉得特别值得——因为我也想逃走。
  你们离去的那一天,后殿燃起了大火。让所有痕迹,都变成了灰烬。我看见你和卡米尔离去的背影,却不能去追。毕竟哪有人猜的到,我这样一个小小的不起眼的庶女,也能被定成妃子候补,非死不换。感觉就像是莫大的讽刺,每当有了希望,就会再次被狠狠的敲碎。
  我被关在四处封闭的房子里,装修的金碧辉煌,像是一个漂亮的金丝笼,而我,就是笼中那只被拷住夜莺。偶尔能听见送饭的侍从们小声的谈论,雷狮海盗团的猖狂,真羡慕,羡慕的快要死了。
  所以我想着,要不然索性就这么死去吧。我挑了一个十分美丽的夜晚,看得见星星哪怕屋中的我根本就看不见。我摸着颈项下五厘米的地方,那里有你为我埋下的一颗毒药。我的心里有一只小恶魔,他催促着我,“去吧,吃了就可以解放了”。
  我不想成为钱权交易里的玩物,我不想死在人心欲望争斗之中,我不想嫁给我不喜欢的人。我想要自由,我如果是个普通人多好。
  我吃掉了那颗毒药。

  我没有想到,我还会再次醒来。焚星,焚尸之星,这里一片荒芜到处是尸体堆成的山。破破烂烂的衣服包裹着我的身体,胸口正中央有一小块铭牌,写着我的姓名年龄,死亡时间,就等待着下一刻,被丢进焚心的中央焚炉,化作宇宙的灰了…
  但实际上,你不知道我有多开心,开心的让我哭出来了,哪怕,我就这样随随便便的被丢进这个焚尸星球,像是垃圾一样的抛弃了,但是从心里感到的,那种叫做自由的喜悦,美妙极了。原来,我有机会逃出来吗?
  让我第一次感觉到你温柔,感谢你的药。
  后来我把原本长到膝盖的头发剪得短短的,染成和你一样的墨蓝色,做了一个流浪客,各个星球乱穿,也活的很好,这种流离的生活让我感觉到安逸,安逸的,让我都快忘记了你。
  再次听见你的名字,是一个店家的感叹,说,雷狮海盗团终于走了,希望你们都不要从凹凸大赛里回来。原来,你去参加凹凸大赛了吗?然后,我也义无反顾的加入进去。
  当时也没想明白为什么那么冲动。
  等到我快要死的时候才明白,原来我一直很喜欢你,喜欢你这个残忍、狡猾、冰冷,却又温柔细腻的大男人。
  比赛里十分残酷,厮杀,争夺,欺骗。好不容易爬到前一百名,进入淘汰赛,又接着摸爬滚打,进入最终的决赛。我也不知道我的动力是什么,直到最后1vs1,100m×100m的空间竞技场,让我们相遇。
  你依旧是那傲慢的表情,手握雷神之锤,甚至比在雷王星时更加的张扬,可你认不出来我。
  这样啊…我看着你陌生的眼神。原来,我是想死在你手下,助你上高台吗?
  我都没想到自己那么伟大。
  凹凸大赛只能有一个冠军,只有一个人可以活着走下去…这个人,只会是你,必定是你,因为你是雷狮,我想让你赢,可我也会战到最后。你这么骄傲怎么会容许我放水呢。
  杀了我吧?杀了我吧,我默念。
  当元力耗尽时,我只能瘫软在地上,因为根本就累得很乏力了,我闭上眼能听见雷声之锤带着滋滋电声,离我的耳边越来越紧,突然有点想哭,然后,他停下了,停在我身前。
 
   “你还是这么弱啊,小耗子。哼”你轻挑的笑出声来,我吓得急忙睁开眼,没有想到你还记得我。
   “逃出来了,哼,又跑过来作什么死,我可不会留手”难得听见你对我说这么多话,果然,雷狮还是一个温柔的人。
   我静静的盯着他紫槿花一样美丽的眼睛,看着里面的狂妄,孤寂,冷漠,还有一丝让我觉得是幻觉的慈悲。
   “雷狮,我想让你赢。”
   “那是必然。”
   “杀了我…结束你讨厌在这个世界吧…”
   雷电轰鸣声。

   等我死了,希望系统如约把这封信交给你,很抱歉,明明还在与你的战斗中,记录自己心路历程…
    雷狮,我一直都生一个病,叫做爱你的病。可我一直都不知道…
    再也不见。



   系统:“这里有一封来自未知者的消息,请参赛选手注意接收ᕤ( ˶˙º̬˙˶ )୨”
   雷狮随手点开消息,扫视几眼就毫不在意地扛起雷声之锤走向下一个赛场,而他身后的被他打败的姑娘早已化成光晕消失了。
   哪怕,他一直知道,这个姑娘就是所谓的未知者,可那又能怎样呢?雷狮永远是雷狮海盗团的雷狮,无往不利,爱情?或许曾经的雷王星三皇子还会对一个庶出的小丫头有过懵懂吧……
   “愚蠢…”他笑出了声。带着不知名的怒火,“结束,我讨厌的世界…”
   …
   
   雷狮—排位3(剩余7人)
   雷狮—排位2(剩余3人)
   雷狮—排位1(剩余1人)

   “我的孩子,你想要什么?”
   “我?我要毁了这世界…”

    END

这又是一把刀。
可,雷狮又是一个怎样的人呢?
我觉得啊,他就是那种又傲慢,又残酷,但是骨子里还带着一点点温柔的人,但是温柔很少,少的,估计只能分给卡米尔了吧?但是如果有那么一个女孩子,在他心里,也能有那么一丝位置,哪怕不在一起也是挺好的吧。
这个女孩子,她原本很软弱,但是骨子里又很自强,雷狮一直都是她的救赎,哪怕,其实将她引入一个又一个歧途。
我觉得,他们都是一群为了自由而挣扎的人,雷师,这个里面的你,还有其他人…

【金瑞金】到处都是你的气息

咳咳,第一篇凹凸同人,保佑不崩。
人设是七创社的,好看是你们的,崩皮是我的。
小伙伴喜欢all瑞,好吧。

现代向√
HE√

没问题,我们就开始吧。

    格瑞醒来时,已经快要十点了,但很少会这么晚起床,实在是昨晚他们一群同学聚餐时被灌了太多酒,他揉了揉额角,从床上坐起来,发现床头柜上放了一杯牛奶和一张便签。
    “格瑞!记得醒来时要喝哦!我去紫堂那啦,一会就回来!  金”
    他看到在结尾处有一个金黄色的小箭头。
    格瑞轻轻笑一下,喝掉了这杯半温的牛奶,在没有别人的时候,他还是不会太吝啬他的笑容,哪怕这个笑也仅仅只是勾一个嘴角。

     今天是周日,短暂的假期已经过去了一大半,收拾好自己的格瑞想了想,打算与书作伴。
     夏季的风,带着几分燥热从窗中吹来,带动了金挂在窗角的金鱼风铃,叮当叮当的脆响,在这安静的屋子里格外清晰。这个金鱼风铃,还是格瑞和金刚刚同居的时候,一起在家具市场里买到的。拳头大小的陶瓷罩上,是一条金色的鲤鱼,还有,一朵银白色的花。
     似乎这个屋子里太安静了,格瑞想着,平常屋里会有金无处不在的声音:“格瑞,这个蛋糕怎么做呀!”“格瑞格瑞,帮我把西瓜拿过来好不好!”“格瑞,我们出去玩吧”“格瑞,这道题好难呀!”
     难得屋子中就他一个人,可是过分的安静,反而让喜欢安静的他有些不适应。

      或许放点歌会好一点?格瑞想着,便打开了光碟橱,在找碟的过程中,却发现每张碟上都有金的注记,虽然字都歪歪扭扭的,但无处不体现出金的细心:“这里的歌都是格瑞最喜欢的”“生病了,格瑞要听这首歌哟”“这是格瑞不喜欢的,不要放这张”“适合格瑞看书时听!”格瑞用手抚过那些歪扭字迹,又笑了一下,比第一次时弧度大了些。
     放好曲子,格瑞坐到摇椅上,打算看起书来。却觉得腰处有什么东西在硌到他,他无奈只好放下书,向身后摸去。却看见是一个缝的歪扭七八的银头发的小人偶,黑色的发带,紫色的眼睛,怀中抱着一个没缝完的金色箭头。这个应该就是金这几天一直在偷偷摸摸做的东西吧?放个位置真是太随意了。格瑞看了会儿,再次笑了,复而又放了回去。
     既然如此,索性就不要看书了,就当做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去浇下花吧。

     格瑞走向二楼的天台,明明夏天的阳光那么的热,但是绿萝却仍旧十分精神的随风舞动着。这还是上次,金拽着格瑞去花鸟市场时,金非要买下来的,说什么净化空气对身体好之类的,等回来后就丢在二楼,让它自生自灭了。
     而在旁边背阴的地方,有一个不是很高的陶缸,里面是秋送给金的碗莲,小小的白白的,可爱极了。
缸中还有两尾金鱼,一金一银,手掌大,相互追赶着,丝毫没有因为天气的炎热而懒散。格瑞向缸中撒了些鱼粮。
     这还是去年庙会时买的鱼,因为金一直嚷嚷着说,这两条鱼太像他们两个了,就买了回来,彼时还只有手指长呢。
      格瑞再次勾起嘴角。

     等格瑞从二楼下来时,指针已经走向了18点。
     这间屋子里,到处是金,与他的回忆。
     突然间,有点想他了。格瑞掏出手机,似乎在想,要不要叫金早点回来。

     “咔”门开的声音。
     “格瑞!我回来啦!我和你说,我在外面…”金十分欢快的跑向格瑞,抱着格瑞的腰快速的说着自己今天外出时见到的有趣的事。
    格瑞静静的听着金十分有活力的声音,突然,在金的眉间落下一个温凉的吻。
    “格瑞?”格瑞是一个情绪很内敛的人,很少会主动去亲吻金,哪怕两个人在一起后,也几乎都是金索求来的。
     金看向格瑞的眼睛里充满惊喜。
     “嗯。”格瑞回答着。
    金猛地搂住格瑞的脖颈,对着薄粉色的唇重重地吻了上去,带着喜悦与爱,带着温馨与缠绵。
    半斜的阳光打在两人身上,在地面投出长长的影。

    许久,两人分离。

    “格瑞,紫堂说今天那边有庙会唉!我们去吧!给小金小银,再找一个作伴。”小金小银是那两尾金鱼。
    “好。”淡淡的笑。
    “格瑞。我们要一直在一起哦~”
    “嗯。”
    “嘿嘿,我们拉钩吧!”
    “嗯。”
    金伸出小拇指与格瑞的小指勾在一起,有点傻傻的笑。

    “格瑞,我真是超喜欢你!”
    “我也是,金。”

     END

十分感谢!你们可以看到这里。嗯,,金和格瑞一直都是在一起的,所以生活中也到处都是彼此的影子呀。 如果有一天金出去的时候,格瑞一个人在家,哪怕只一点点不在一起的时间,也会让他想念金,嗯,面冷心热,超级可爱。【比心❤】

《模拟人生TK》的第二张,苏娜。

苏娜,长相很甜美的女强人,平时总是冷着一张脸。
但是苏娜很喜欢领带,家里有一个大柜子全都是各式各样的领带。不过她每次都会当成围巾一样的戴着。

“苏娜。你快过生日了,你想要什么礼物?”
“……领带吧”
“你每次都把领带当围巾戴,还不如我送你围巾”
“…领带”
“……好吧”

这算是我的小计划。
做一套《模拟人生TK》系列的画,可能是6个,可能是12个,或许更多,用我不成熟的笔触,画出不同的人。
这张是第一张,凯文。

凯文:衣服穿松松的比较舒服~

我问他真的不会掉下来吗…他笑哭了